灣家人,行動力不足~
偶爾會cos~

无题、一个段子【碳油】

一个两年前的碳油脑洞码到一半
可能有点虐(?)

大概就是灯油是灵魂出窍的灵体,就是没有死,可是总是用灵体见人,目前卡在不知道怎么回去自己的身体。

设定是高中生。

大概是咕噜跟灯油灵体认识了一段时间,有互动的故事,后来有回到身体里去。

大概是认识的一开始。

勿带入三次。

防雷一下




———————————————————

那是没有见过的光景。

ぐるたみん打开了教室的门,教室里并没有人。最后一节课是户外的体育课,同学们早就预先将书包带下去,好方便下课钟声一响,就可以拎起书包放学回家。之所以现在不是放学中的其中一人纯粹只是今天刚好轮到值日生的工作罢了。

「那就先把黑板擦干净吧。」ぐるたみん拿起刚刚准备好的湿...

我好開心,第一次收到圖,謝謝落日桑!!!

落日孤城:

为  @澤沐離初  的文章《花吐き病》绘制的插图!

希望大家喜欢!ww

花吐き病【碳油】

nico唱見同人文,ぐるたみんX灯油。

架空、OOC注意。

勿帶入三次元。

就是花吐き病paro,看到有人寫這設定,我好喜歡,於是查了一下,就決定寫了,光是花我就選了好久好久,不過我運氣還是很好的,找到了適合的花。

下收↓


「灯油,等一下放學的時候要跟我們一起去遊樂場玩嗎?」ぐるたみん輕聲問著隔壁鄰座的灯油。

「我嗎?我要去超市買晚餐的、咳咳、嗚。」灯油下意識用手摀住嘴巴,總覺得自己吐出了什麼奇怪的東西,等下說不定還會被ぐるたみん嘲笑一番呢。

「喂,灯油你沒事吧?要喝水嗎?」ぐるたみん一邊輕輕拍著灯油的背,一邊從自己的書包拿出水瓶。

「務生齒!」灯油用眼神示意著ぐるたみん,...

本性(近況)

大概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

我先說,我很少放近況。


覺得人還挺恐怖的,

這讓我有一些文不知該寫該發,

總之就是煩。

同人OOC

我覺得只要不是原作者寫的,

多少都有點OOC。

因為我們不是原作者,

而且我們永遠都不知道作者會如何寫下一步。

只有原作者最瞭解角色。


想要討論或聊聊都行,態度請正確,口氣好一些,否則別怪我跟你不客氣。

覺得自己是B,但友人說是O。

說我身上總是散發著藥草或花的香味。

就愛上了。

沒人寫,就自己腦補吧。

反正腦洞大啊!

容許我中二一下。

這是一個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碳油】暖陽

nico唱見同人文,碳油。

架空、OOC注意。

勿帶入三次元。

下收↓


ぐるたみん是灯油的太陽,是唯一一個可以照亮灯油內心的深處與黑暗的太陽,是唯一一個可以溫暖灯油內心的太陽,也是唯一一個可以去除灯油所有不安的太陽。

對於灯油來講,ぐるたみん是自己內心永遠都不可能抹滅存在的人,如果有一天ぐるたみん消失了,自己也會跟著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吧。灯油躺在溫暖的白色床鋪想著。

沒過多久灯油像是想到了什麼,坐起身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

「五點了啊,好快呢,得快點做晚餐,ぐる快回來了。」灯油輕聲呢喃著,隨後走下了床,邁向了廚房,嘴角微微上揚,透露出期待。

當灯油將晚餐準備好時,已經是六點多了...

《為你獻上的花與歌。愛,不愛》番外-いかないで

松田優太和堀柊真已經交往一個月了。

然而這樣的關係卻遲遲沒有進展,明明在ES裡我們兩人是最早交往的。

松田優太又傻又單蠢是眾所皆知的事,但並不代表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松田優太知道自己要牽堀柊真的手時會被用力甩開。

還知道堀柊真在跟自己獨處時會無視自己,心情不好時還會嫌自己噁心。

松田優太很愛堀柊真。這是自己最清楚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面對對方不理不裁的方式,讓松田優太的幼小心靈十分受傷。

松田優太卻只能默默的在堀柊真的背後輕聲呢喃いかないで(不要走)。


 *


已經三天了,這三天松田優太都沒有跟自己接觸。

不論是跟自己刻意保持距離又或者...

【原創】多cp屬性調換

nico唱見同人文,そらまふ、luzkain、甘党加湿器、碳油。

架空、OOC注意。

勿帶入三次元。

下收↓


そらまふ

「吶,まふ陪そらる玩好不好?」そらる一雙寶藍色的雙眼透露著期待。

「別吵!我還有很多工作。」まふまふ並沒有因為這樣而將頭轉向そらる。

在那之後まふまふ並沒有聽到そらる的聲音,於是將頭轉向そらる,卻發現對方再抽泣。

「別哭了。」まふまふ將そらる抱起,並輕聲安慰著。

啊啊啊啊啊!!!這樣的そらる好可愛。まふまふ心想。

「你到底在想什麼,まふ?笑成那樣還真噁心。」そらる看向坐在沙發上的まふまふ問道。

「當然是在想そらるさん啊。」まふまふ理所當然的說道。...

【そらまふ】テロル

nico唱見同人文,そらまふ。

架空、OOC注意。

勿帶入三次元。

下收↓


我也想要有朋友。

まふまふ是這麼想的。

可惜,一切都沒有來的那麼順利。

連神明大人都不怎麼眷顧我。

早知道不該對這世界有任何的期望。

從小就因為這頭天生的白髮,導致自己沒有什麼朋友。

總是被欺負著呢。

まふまふ站在學校的頂樓天台上,進行著屬於自己的恐怖主義。

如果可以まふまふ想把大家對自己的謊言全都將其擊穿。

在那之前まふまふ有個小祕密,他想跟そらる道別。

想跟對自己伸出手的そらる道別。

在那之間まふまふ不自覺得流下眼淚。

まふまふ想跟そらる在一起。很想。

「那麼永別了,這個世...

© 桃鵲 | Powered by LOFTER